青山遮不住

你是我未能言说的喜欢。

午夜繁星

cp:AL

坑,未完成

坑,未完成

坑,未完成


Chapter1

瑞文戴尔,这个中洲精灵的庇护所,因为有埃尔隆德持有的戒指维利雅的缘故,常年风景宜人。莱格拉斯很喜欢这里,因了这里有着和幽暗密林不一样的风景。瑞文戴尔的主色调是暖的,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蒙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四周都是垂下的蔓蓉枝条,隐约听得见不远处瀑布的声响。而当微风拂过,蔓蓉枝条相互摩擦而沙沙作响,不远处的山崖上层叠盛放的花朵迎风摇摆,有如彩色的浪花。精灵喜欢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所以莱格拉斯喜欢这里,这个宁静平和的地方。

 

 

 

“你唱的是什么?”

“伊尔碧绿丝。就是瓦尔坦。我们中洲的星光,星辰之后。”莱格拉斯停下歌唱,低下头,看着埃斯特尔,“埃斯特尔,愿星光常伴你身侧。”

“星光会消失吗?”

“不,埃斯特尔。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埃尔隆德曾经说过,西方的阴影没有消散。”

“埃斯特尔。即使我们被黑暗包围,星光不会消失。”莱格拉斯伸出手,轻轻握住埃斯特尔颈上的暮星项链:“因了你保留了这璀璨的星光。”

彼时的莱格拉斯,以精灵的寿命来看,还尚属年轻,但在年仅十岁的埃斯特尔面前,却已经是长成的大人摸样。

在第一次见到埃斯特尔的时候,不用埃尔隆德介绍,他就知道了那个男孩是谁。努曼诺尔人的后裔,一个还未成年的杜内丹人。埃斯特尔,在精灵语的意思里是“希望”。而这个男孩,眉目间仍未褪去稚嫩,但那双眼睛里却有掩盖不住的光华。透过那双漆黑的双眸,莱格拉斯仿佛看到了多年之后,那个挥舞着西方之炎在战场上厮杀的国王。

每年去一次瑞文戴尔,对于莱格拉斯来说,虽然不至于无聊,但按部就班地代表幽暗密林向埃尔隆德送上礼品,再呆上三两天,看着林谷的精灵们穿着精致的长衣,唱着低缓的歌谣。比起一身繁琐的长袍,莱格拉斯更喜欢他在幽暗密林里穿着的绿色的猎装。

 

 

 

 

 

 

 

 

 

 

 

 

Chapter2

“再见,吾友。你我终将会有再见的一天。”索龙吉尔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在空旷的原野上格外清晰。

而下一秒,莱格拉斯只觉得一阵温热的气息向自己袭来,在夏日微凉的风中,肌肤上一小点触觉被无限放大。索龙吉尔倾身从莱格拉斯背负的箭筒中抽出了一支箭。

“我的朋友,这个留给我作纪念。”索龙吉尔边拿着箭矢,边将一个东西塞进了莱格拉斯手中

“愿暮星的光辉永远伴随你。”

莱格拉斯摊开手掌,看到暮星项链置于他的掌心之中。此时,一切都明白了。莱格拉斯回想起这人无论何时看上去都无比坚定的眼神,射箭时箭尾微微上翘,唤他名字时独一无二的加重第三个音节的叫法,与小时候那个有着到耳际黑色卷发的少年形象渐渐重合。

“埃斯特尔。”莱格拉斯轻轻叫出了这个名字,像是一道咒语,随着徐缓的嗓音,那些旧日时光重重叠叠,在脑海里展开。“或者我该叫你阿拉贡,阿拉松之子。”

“莱格拉斯,我不是有意隐瞒你。当埃尔隆德告诉我那些事情之后,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之后我就变成了索龙吉尔,而不是阿拉贡。”

“阿拉贡,你背负重任,但你不是你的先祖,你不必背负那些曾经的遗憾。”

“所以我在不断的寻找,寻找那个阿拉贡。他到底是怎样的。”

莱格拉斯笑了,眼睛里映衬着漫天的繁星,“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我和你说过什么吗。埃斯特尔,我说过,星光不会消失。吾友,你不必担心会失去希望。”

“莱格拉斯,谢谢你。”阿拉贡伸手,拉着莱格拉斯坐在了草地上。

莱格拉斯被拽着抬起头,恰好看到了满天星光。墨色的天空中繁星如银,银辉倾泻而下,笼罩着周围树木,像是披上了一层银纱,看不真切。萤火虫在四周飞舞。他侧过脸,望向阿拉贡。早已是变得棱角分明的面庞,褪去了当年的稚嫩。有些凌乱的发丝,莱格拉斯承认,在第一眼看到这头乱糟糟的头发时,就有想要把它梳平整的冲动,但却始终没有付诸行动。但或许,今天,这个寂静的夜晚,在隐约的虫鸣之声中,这个愿望变得如此强烈。

他站起身,走到阿拉贡身后,手指缓慢地穿行在阿拉贡的发间。阿拉贡的头发干燥还有一些打结,他的手指与发丝相触,不是柔滑的触感,却让他产生了一种意外的满足感。他想起那天在瑟法洛溪边,人类带着戏谑的表情帮自己梳头发,一双该是拿着剑的手,梳起头发却是分外灵巧。莱格拉斯无声地在绽放出一个微笑,像是在暗夜里兀自开放的白色昙花。

突然间,两只手覆盖上了莱格拉斯的手。那双手轻轻拉着他的手,将他的手带向那人胸前。

“阿拉贡。”莱格拉斯不明白阿拉贡要做什么,他弯下腰看着阿拉贡,却对上了一双清亮的眼眸。莱格拉斯没有亲眼见过双圣树的光芒,却觉得那双眼眸里闪动的光辉双圣树的光芒还耀眼。

阿拉贡将一只手放在莱格拉斯的脑袋后面,将他向自己拉近,直到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距离时停住。

这距离太过相近,莱格拉斯轻轻眨了眨睫毛,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睫毛擦过阿拉贡的脸颊。而彼此的气息如此相近,天地广袤,带着月桂树香味的微风阵阵袭来。莱格拉斯顿时觉得这片土地上仅剩下了他们两个人,鼓噪的心跳声被不断放大。紧接着,一个微凉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霎时间,连呼吸都停止,对方的眼眸里落了一池的星辉,像一个看不见终点的漩涡,而自己不由自主地耽溺在其中。

“祝福你,吾友。”阿拉贡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压抑,而说话间的温热气息喷在莱格拉斯脸上。仿佛身体的触觉变得格外的敏感,脸上传来微痒的感觉,不是很舒服,而被阿拉贡握着的手传达到心里的温度格外的灼人,莱格拉斯想要把手抽出。而阿拉贡却握的比他想象的紧。

“阿拉贡,不必悲伤你我的分别。维拉在上,星芒会指引你我相遇。”

阿拉贡没有说话,开始吟唱一首歌。他的声音低沉,音节含混不清,但是莱格拉斯依然听出来了,那是《伊尔碧绿丝》。

歌尽,而离别将至。在清晨第一束晨光照射在大地上时,他们各奔东西。

 

Chapter3

 

过了那么多年,莱格拉斯终是又踏上了这一片土地,米纳斯提里斯。站在城墙下方,他抬头望去,白树依旧盛放,周身莹莹泛着华光,没有因为那人的逝去而失落光芒。

莱格拉斯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临。人类并没有精灵那样永恒的寿命。物换星移,光阴流转,即使是长寿如杜内丹人,也逃不过离开人世的那一天。只是,那个离开的人是阿拉贡,是那个在刚铎土地上与他一同骑马杀敌,在荒野燃起火堆同自己守夜的人。对莱格拉斯来说,对于阿拉贡的记忆止步于大战结束后他加冕王冠的那天。也许记忆不向前走,他就永远不会老去,仍旧是那个白树之国的国王陛下。

“莱格拉斯,金雳,我等你们很久了。”阿尔温站在宫殿门口,看着莱格拉斯和金雳说道。她依旧美丽,身为一个精灵,时光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

莱格拉斯和金雳将右手放在胸前,轻轻点头致意。

“阿尔温,愿暮星的光辉永远伴随你。”莱格拉斯凝视着阿尔温胸前的项链缓慢吐出轻声柔缓的话语:“他与我们同在。”

“谢谢你,莱格拉斯。只是那光芒依旧黯淡,总有一天,终将消失。”阿尔温眼里的悲伤似乎下一秒就会全部溢出:“我带你们去看他。”

 

那是寂静之道,刚铎的国王们长眠的地方。四周寂静无声,路上铺满了落叶,踩上去嘎吱作响。这样幽静的地方,适合回忆滋长。莱格拉斯呼吸着潮湿的空气,想起当年那个人,在刚铎边境的小酒馆里也是带着一身泥土的气息闯进自己的视野。而后便是陪伴与分开的交替,相聚的时间总是少于别离。也正因如此,在一起的时光愈发弥足珍贵。

前面的阿尔温停住了脚步,莱格拉斯抬头才发现,已经到了地方。映入莱格拉斯眼帘的是前方阿拉贡的雕像,用白玉雕成,平躺在一块黑色的大理石上面。雕像栩栩如生,阿拉贡闭着眼睛,怀中是纳西尔圣剑。

“我的朋友,悲伤将我笼罩,请允许我先行离开。”阿尔温轻轻朝他们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莱格拉斯一步一步向前,愈接近目标,脚步愈发沉重。他终于到达阿拉贡的墓前,单膝跪下,久久凝视着那张用白玉雕刻而成的容颜。

“吾友,我回来了。”莱格拉斯轻轻呢喃,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眼泪。

“阿拉贡,我和莱格拉斯回来了。你还记得那个孤山的矮人吗。我的朋友。”金雳站在莱格拉斯的旁边,和他平时洪亮的嗓音相比,声音小了不少。

莱格拉斯颤抖地伸出手,抚上阿拉贡的面颊。冰凉,没有温度,那只是白玉石。而他却像是得到了某种慰藉,如同隔着之间多年时光间隙的空白,却终又触碰到真实。莱格拉斯的脑海里闪过多个画面,并行于广漠土地之上,同坐于洛丝萝林的湖边吟唱,又或是若干年之前那场还有相遇的道别……

他将嘴唇贴上冰冷的白玉,贴上阿拉贡的嘴唇所在的地方。回忆霎时间被抽干,唯有此刻变为愈加真实的存在。许久之前一直未能完成的事,在这样的情况下终于完成。莱格拉斯并未感到凉意,而是觉得温暖,近乎归家的感觉。于是他明白,他之前的所有旅行,无论是骑着马漫步在水汽蒸腾的安都因河畔还是穿行在森林之间,都是为了填满心底的一个角落。而这种感觉,在这一刻带着阵阵泥土的气息将他包围。他在的地方,便是家。而这份感觉却不是持久的,只因为那个人已经离开,不会再次回来。

莱格拉斯慢慢站起身,“金雳,我觉得,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了。”

“去哪里?”金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离开中洲。属于我们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不是吗?”

“莱格拉斯,你以前没有这样说,你总是留恋这一片土地。”

“也许因为现在啊……”莱格拉斯笑开,“这里没有值得我留恋的地方了。”

莱格拉斯在笑,而金雳似乎看到了精灵的眼睛里有水光闪动。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毕竟矮人可没有精灵那样好的视力呢。

“莱格拉斯,你……他……”

“如你所见,金雳。我一直都没有对他说出那三个字。很没勇气对不对?”

金雳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走上前,握紧了老朋友的手,他握得很紧,却还是感觉老友的手在轻轻颤抖。

 

 

过了几天,莱格拉斯与金雳乘着船离开了这片土地。

莱格拉斯站在船头回望着这片他生活过,留下了无数悲喜的土地。它越来越小,虽在繁星的照耀下,却是渐渐隐没在了视野之外。高大繁盛的树木,在如水的月光照耀下,镀上一层银边。他抬头,望见墨色的天空却如旧日初见一般,依旧繁星如银,耀眼的仿佛下一刻就会倾泻而下。

莱格拉斯将手撑在栏杆上,闭上眼睛。有风拂过,轻柔的就像那人在他的耳际低语。阿拉贡喜欢站在他的身后,低下头,在他耳边小声说话。莱格拉斯可以觉察到那人凌乱的头发扫过自己面颊,带起一阵酥痒,他呼出的气呵在他耳边。结果每次这样说话时,阿拉贡说了什么莱格拉斯早已记不清,唯有这种感觉,在多年之后,仍然如同文字镌刻在石碑上一般铭记于心。

四周空旷,只可听见海水缓慢流动的声音。而金雳开始小声哼唱着一首歌曲。莱格拉斯起先不知道他唱的是什么,只觉得旋律熟悉。

我们的时代正要结束,我们的日子已经过去。
我会孤单的航向那大海。
最后的海岸上浪花飞溅。

莱格拉斯终于想起,那是《大船与港湾》。矮人的歌声不成调子,他依稀辨认出几个音节。他加入了矮人的歌唱中,他的歌声在静谧的黑夜里清亮而柔缓,仿佛漫长暗夜里发光的银河,与流水声辉映。

And in a fadingcrown have twined the golden elanor.

But if of ships Inow should sing, what ship would come to me,

What ship wouldbear me ever back across so wide a Sea?

莱格拉斯猛地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歌声停止住了。海面风平浪静。

“怎么了?莱格拉斯。”矮人询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些事情。”

莱格拉斯的手指紧握着栏杆,指节发白。他抬头眨了眨眼,一滴眼泪砸在他的手背上,带着灼人的温度。他想起阿拉贡当时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同他坐在旷野之中,天地苍茫,风声萧瑟,二人的背相互抵着,在夜色里低声唱着那些流传了千年的传说。阿拉贡的指尖偶尔擦过他的,温暖而干燥。

精灵有无限漫长的生命,而那些短暂的日夜,在他眼里,算是永恒了。

 

 

 

第四纪120年,伊利萨王离开人世。同年,莱格拉斯与金雳乘船离开中洲,前往不死之地。


评论(5)
热度(7)

© 青山遮不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