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遮不住

你是我未能言说的喜欢。

【喻王】绘春色

-退役后设定,私设有。


-ooc可能。


-炖肉苦手求轻拍。


-终于在友人鞭策指导下写出来了。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王杰希还在睡着,把头埋在喻文州的肩窝下边,只露出一颗小小的发旋。喻文州看着不禁觉得可爱,伸出手,在那小发旋上戳了一下,倒也没把王杰希弄醒,只是却皱着眉用脑袋蹭了蹭喻文州的肩膀,又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过去。


王杰希的睡相一直不太好,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而喻文州也是在和王杰希在一起之后才知道的。王杰希倒不是会踢被子,睡梦中迷糊蹬人,而是会缠着喻文州,不是用腿勾着他的腰,便是会把头缩在他的怀里,就像是一只冬天里来取暖的猫咪。而喻文州,自然是特别喜欢这样的时候。那个冷静自持的微草前队长,只有在他面前,才露出这样的一面。


此刻,王杰希正闭着眼睛,睡的安然。而阳光正透过未完全被窗帘遮盖的窗户照射进来,他的睫毛长而浓密,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像是蝶翼,下一秒就会飞起来。喻文州看了一会儿,果断的抓起了放在床头的素描本和铅笔,决定把爱人的睡颜画下来。


喻文州画的一手好素描,这是联盟里头众所周知的,而他在退役后,婉拒了冯主席要他在联盟里任职的邀请,而是决定先好好放松一下自己。这两年他走遍了中国大部分地方,他的素描本也画满了各地景致,但是,唯独没有王杰希。这倒是不是王杰希害羞或者任性,而是喻文州这人画着画着,便会停下来,盯着一动不动的王杰希开始看,然后干脆放下笔凑上前开始上下其手。几次之后,王杰希是说什么都不让他画了。


喻文州咬着铅笔,注视着王杰希的睡颜有了一会儿,又拿起笔凭空比划了几下,开始在纸上画下第一笔。首先,是勾勒王杰希的脸部的线条。寥寥几笔,画出个大概的轮廓,然后是发丝,眉眼。这会儿王杰希正睡着,不见了平日里头的大小眼,却是留下了一对长睫毛。喻文州突然就很想看王杰希醒来时,瞬间睁开眼睛的样子。睫毛如同振翅欲飞的蝴蝶,一定非常的美丽。他就这么愣神了一会儿,他们一起养的猫“牛奶”便推了门进来。而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见这只猫身形矫健地往床上一蹦,一屁股坐在了王杰希的脸上。王杰希被这么一突袭,便是醒了过来,熟门熟路地抓起猫儿,让它在自己怀里呆着,而猫儿则慵懒地窝成一团,惬意地叫唤着。。“喻文州,这猫真是像你。”他刚醒,声音还带着一些沙哑低沉,却是像猫爪子一样在喻文州的心上挠过。


“我哪有牛奶那么幸福可以让杰希大神来顺毛。”喻文州笑着放下手中的纸笔,靠近王杰希,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唔……你又画我。”王杰希往床头柜上瞥了一眼,皱着眉说到。


“谁让杰希你平时都不让我画的,只好趁你睡觉偷偷画啦。”喻文州从王杰希手里抱起牛奶,往它脑门上轻轻一弹,“谁知道被这个小坏蛋打断了。”小家伙喵的一声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头也不回地走开。


“我看这猫像你,你看,都炸毛了。”喻文州看着猫儿摇了摇头。而王杰希没有理他,只是翻了个身,又把头埋进了被子。


喻文州看着不禁觉得好笑,这个人,在旁人面前,在微草的小孩子面前,从来都是一副稳重的模样,而孩子气的一面,也只有自己才能见到。这样想着,他俯下身,把王杰希头上的被子掀开,往他耳朵边上吹了一口气。王杰希没有理他,而是又往被子更里头缩了缩。喻文州没有气馁,而是不屈不挠又把被子掀开,然后伸手环住了王杰希,用自己的脸往王杰希的鬓边蹭了蹭,“杰希,我们都一周多没有见了。你都不想我吗?”他是昨晚的飞机才回来的。回来时见王杰希已经睡下,便自己轻手轻脚稍微洗漱了一番,才钻进被子里。


王杰希这会儿被撩拨的受不了,人也清醒了大半,就转过身,对着喻文州,正巧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弯成月牙,笑得牙不见眼。被他闹醒的气一下就消了大半,“大清早的别闹。你昨晚那么迟回来不困吗?”


“看到杰希就不累了。”喻文州一本正经地看着王杰希,像是一个好学生在回答老师的问题。


王杰希没忍住笑开,“你这话和谁学的?”


喻文州没有回答,而是一把抱住了王杰希,“我想你了。杰西大大给不给画?”然后用脸颊蹭了蹭王杰希的肩窝。


倒是难得看到喻文州撒娇,王杰希的心就像那晒化了的冰淇淋,早化成了一滩水。他把声音放着柔和,“那好吧。不过你,只可以专心画画。”


喻文州笑眯眯地起身,仿佛早预料到了王杰希会这么回答,“好好好,杰希你只管放心。嗯,先摆个姿势?”


王杰希掀开被子,站了起来,除了一条平角裤,什么都没穿。“那我先去换个衣服。”


“不用,这样就很好。”喻文州拉住王杰希的手,领着他,把他又放倒在了床上,把他的两只手举高,“对,这样就很好,杰希你半躺着不要动。”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王杰希皱着眉看了看自己,“我还是穿件衣服。”


“你别动,我都开始画了。”喻文州拿起了笔,在眼前开始比划。王杰希透过笔和画本的间隔,只看得见他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眼尾微微向上翘起,看着自己,就如同在看一件传世的珍宝。算了,就由着他任性一回,王杰希默默走着神,而下一秒就发现,原本在认真画画的人,来到了他的面前,还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54478&tid=3081918#Content


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脑袋,“累吗?我抱你去清洗一下。”却没想到王杰希一把咬住了他,喻文州吃痛抽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魔术师大大?”王杰希没有理他,但是是松开了口。 


 “杰希大神?”喻文州又像逗猫儿似的伸手挠着王杰希的脖子,“我错了。下次我一定认真画,好不好?”


王杰希从喻文州怀里探出头,“你觉得还有下次吗?”然后翻了个身,把背对着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扭过身的王杰希,感到了些许苦恼。他想起了之前在某个宠物论坛看到的帖子“我家的猫不理我了该怎么办?在线等”,不过没关系,反正毛是可以慢慢顺的,来日方长。


【Fin】

评论(2)
热度(44)

© 青山遮不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