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遮不住

你是我未能言说的喜欢。

【喻王】书风月

-迟到的七夕快乐^_^




-写完没法直视自家的毛笔了




-私设有,老王又被欺负了






北京的夏日午后总是闷热的,不带着一丝风。王杰希从午睡中醒来,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捞,却是扑了个空。他迷糊地坐起身,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酸梅汁,下面还压着张纸条。他端起酸梅汁,小口喝着,拿起了纸条,上面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笔迹写着“我在书房^_^。给你准备了酸梅汁。”王杰希的嘴角微微上翘,摇了摇头。




王杰希推开书房的门,不出意外的闻到了满室说墨香。喻文州正埋着头,拿着毛笔,一笔一划地正临着帖。闻声,他抬起头,眼睛笑成了月牙,“杰希,你看我这个字写的怎么样。”王杰希走到他的背后,将身子大部分重量移到了黄花梨木椅的椅背上。喻文州正在临的是唐人的小楷《灵飞经》,初学毛笔的他,并不是从大字练起,而是心很大的直接选择了小楷,临的还是颇有难度的《灵飞经》。王杰希曾经问过他,为何不从最基本的练起。而喻文州,则是笑眯眯地说,因为好看呀。好吧王杰希同志对于恋人这种任性的做法,也只有一句话回应:你开心就好。




“起笔太重,起笔要轻,第三个横是长横,要尽量舒展一些。竖要向左倾斜一点,渐渐加重,垂露收尾。而且'青'字是上紧下松,你写的上下一致。”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写满了一页宣纸的“青”字说道。




“杰希老师真是好严厉。”喻文州搁了笔,靠在椅背上,仰起头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拨弄着喻文州的额发,挑了挑眉,“我和你说了你刚学,还是从大楷开始入手,小楷对腕力要求很高,你现在还控制不了。”




“是是是,比不了杰希你从小就开始练嘛。”喻文州伸出手,将王杰希的脑袋往下拉,和他交换了一个吻。




出身书香门第的王杰希确实是从小就开始练习毛笔字。在王杰希还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刚刚比书桌高了一个脑袋的时候,就被自家在大学当汉语文学教授的爷爷按在书桌前,学着写字。当其他孩子都在院子里头闹腾的时候,他小小的手,堪堪能握住一支笔,站在书桌前,悬着手腕,站得笔直,犹如一棵小松,眼神沉静,仿佛周遭的喧嚣与他无关。加健小白云,饱涨浓墨,藏锋起笔,利落收笔,写完一个字,认真对照着字帖,比对着不同,细想需要改进的地方,一练就是一下午。练习书法的人,都知道的一句话是,颜筋柳骨。而少年时的王杰希,也是从这二位书法家入门。而从那浑厚有力或是苍劲的笔画中,依稀可以窥见那个后来一人扛着微草义无反顾向前飞的魔术师的些许光芒。




喻文州又拿起了笔,开始对照着字帖又写了起来。手指紧紧握着笔杆,而悬着的腕因为力气不足而颤抖着,连带写出来的横,都有些歪斜。




“手放松,别握那么紧。”王杰希说着将头搁在了喻文州的肩膀上,然后右手覆上了喻文州拿着笔的手。“跟着我写。”




从轻起笔,王杰希的手稳如磐石,轻巧地将长横带出一个舒展的弧度,最后笔尖一顿,回勾。喻文州不用回头也知道,王杰希此刻脸上的神情是怎样的。从小在墨香温存中浸染出来的一身风骨,那双眼睛沉淀了多少赛季走过来的汗水与荣耀,定是光华璀璨如同最耀眼的星芒。而魔术师的手心干燥温暖,裹着喻文州的手,他从那只纤长骨节分明的手中感受到稳妥与安定。




“要不要我再带着你写一遍?”王杰希见喻文州一直没有说话,就开口问道,另一只手顺手抓起喻文州放在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




“那就有劳王老师了。”




“你刚刚肯定又在走神。”王杰希不满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脑袋,“你应该从颜体开始练习,这个帖难度太高了。”




“有杰希大神在,不怕。”




王杰希没有接话,只是由带着他,重新写了一遍,写完舒了口气,“你照着我刚才的节奏试试,不过可以慢一点。你的手还不稳。”




而喻文州同学,却是拿起笔,不紧不慢地在宣纸上写了“王杰希”这三个字。写得方方正正,一如他平时在笔记本上的字迹。




王杰希眨了眨眼睛,将脑袋从喻文州的肩膀上移开,耳根有些红。




“怎么了?”觉察到王杰希的动作,喻文州回头看着他,却发现恋人用他大小不一的眼睛盯着他,小巧的耳垂还泛着红。




大概是受爷爷的影响,从小耳濡目染,看着爷爷每年在奶奶生日时候,都会写上一幅字,落上两人的名字。这一笔一画中,皆是细水长流的缱绻。




“你让让。”说着王杰希便坐上椅子,拿起笔,深吸了一口气,在喻文州的字旁边落笔。点按落笔,一竖。从轻入笔,一抬一顿,横折。载直接连到右边的一撇,一捺。第一个字,喻写完了。




喻文州在边上看着,这比在王杰希手中,如同有了神一般,笔尖柔软的随着王杰希的手腕转动。喻文州的心像是被轻柔的羽毛拂过,他的名字被王杰希如此认真地写出来,并不是告白,却更像是在诉说着一种无声的细水长流般的陪伴。




王杰希写完这三个字,看着两个被摆在一起的名字,一个圆润方正,一个苍劲有力。而白纸映着黑字,这迥然不同的两种风格看上去也不是不搭。他们一路走下来,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冲突争吵。而那些在漫长时光中的摩擦冲突,终究被甘美甜蜜的温情取代。喻文州上前,坐在王杰希的腿上,而王杰希自然而然地搂住他的腰,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




“杰希大大,你刚才有点帅。”喻文州回头在王杰希额头上蜻蜓点水地一吻。




“少贫嘴。”王杰希的手指在喻文州的腰上不紧不慢地按压着,“坐了那么久,腰难不难受?”




“不累,但是,我可以更累一点。”喻文州按住了王杰希放在他腰上的手,笑的和狐狸一样眯起了眼睛。




欺负大眼点我




“抱你去清洗一下?”喻文州蜻蜓点水般吻过恋人的额头,手指一下一下地按摩着他的腰。




“嗯……”王杰希蹭了蹭喻文州的脖子,像一只刚觅食完的猫咪一般慵懒。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直起身,看了看桌面。而桌面早就一片狼藉,宣纸,砚台,毛笔,散落在书桌上,还有那已经岔开的毛笔,分分钟让王杰希回忆起喻文州刚刚在这张桌子上干了些什么。他回头,皱着眉看着喻文州:“明天之内把书桌收拾好,把笔换新的。不然,你以后别进书房里了。”




“好好好。都听杰希大大的。”喻文州安抚的拍了王杰希的脑袋,想着书房真是个好地方。




“不许有下一次了。”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着些什么,一口咬在了喻文州肩膀上,不过却是嘴下留心,没有用力,像猫咪轻挠了一爪子一样。




“嗯?杰希还想继续?”喻文州低下头看了看王杰希有些疲惫的脸,还是决定不逗他了,反正,魔术师就在他手上,也不会和人跑了。




你眼中的满天星光,就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评论(9)
热度(64)

© 青山遮不住 | Powered by LOFTER